乐音苓妙

晓薛党,,,,准医学生,,华武晓薛不解释,,啦啦啦~\(≧▽≦)/~

步步惊心

发布了长文章:步步惊心

点击查看

曾经看过我文的小可爱们。。步步惊心改成长文模式。。我正在努力更文中,嘤嘤嘤

步步惊心

    再说屋内。众皇子们聚在一起,插科打诨。十世子聂怀桑道:“唉?十三弟呢?怎么还没到啊?哼,去年我寿宴的时候,被十三弟灌得一塌糊涂,今年,我一定把他喝倒!”九世子蓝思追嬉笑着说:“嗨呦,咱十三弟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想把这拼命十三郎喝倒,我看是悬啊。”十四世子江澄道:“就是,十哥,我看你今年又会被灌得一塌糊涂了。哈哈哈。”正说着,门外小厮一声:“十三爷到——。”只见一人,握扇浅笑,清新俊逸,步伐沉稳的向屋内走去,两旁侍女皆羞红了脸。站在阁楼上望风景的薛洋不禁瞪大了双眼,心道:太阳打西边升啦,这宋冰块什么时候会笑了。没眼看,没眼看啊!
    十三世子宋子琛推门而入,朗声笑道:“对不住各位,方才有公务在身,这才来的迟了,待会拼酒,我自罚三杯。”聂怀桑上前一把搂住宋子琛的肩,道:“十三弟,三杯哪够,我看十杯罚起吧。”宋子琛摇头,嗔笑道:“好你个十哥,还想着把我灌醉啊。”众世子们大笑,其乐融融。
     转眼到了午时,一众世子妃妾都聚集到了八王爷侧室的后院处。薛洋也早早地被姐姐拉了下去,无聊地坐在凳子上听着大戏台上戏子们的咿咿呀呀。终是耐不住性子,起身伸了个懒腰,准备溜回房内小小的眯一觉。
这刚走了几步,就听见一个聒噪的声音:“哪来的野小子,如此不知礼数,见到了我们还不快行礼。”薛洋一抬头就看到了常氏姐弟。二人皆是衣冠华丽,却是有些庸脂俗粉。于是狠狠地瞥了两人一眼,准备离开。常萍气急:“站住!谁允许你走了?你姐姐看到我们都要行礼,你有什么资格想走就走!”常氏嫡妃亦是一脸傲慢的看着薛洋。成兰听到了争吵的声音,赶忙走来,扯了扯薛洋的衣摆,行礼道:“嫡妃吉祥。”薛洋努力忍住砍人的欲望,微微欠身,从牙缝里挤出:“嫡妃吉祥。”常氏姐弟二人对望一眼,皆是得意。嫡妃正了正神色,:“起来吧”。然而却并没有放过薛氏二人的打算。常萍看了看布置好的场地,说道:“我们等下就要在这里喝酒庆寿吗?”成兰欠了个身子:“臣妾以为这里场地宽阔,众世子们可以在这里把酒言欢,不会太过拘束。”常萍嗤笑一声:“就在这么个破地方办宴席,你也不怕失了八爷的面子,贻笑大方,哼。”这时,常氏嫡妃终于发了话:“行了,八爷听了会不开心的。”薛洋舔了舔自己的小虎牙,笑容甜腻的说:“呵,嘴上便宜都占尽了,还要在这里充好人,啧啧啧。”“你!”嫡妃上前一步,刚想有动作。敛芳王走了过来,温声说道:“怎么了?”嫡妃随即换上一副娇弱的样子道:“王爷,臣妾有些不适,先回去歇着了。”敛芳王点了点头,却看了薛洋一眼。薛洋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申时,薛洋被姐姐叫起来,拉到了楼下。这时,伴随着一声:“太子到——”,只见数名侍女奴才簇拥着一身穿淡蓝冠服,头戴云纹抹额的温润公子。众世子妃妾立即起身行礼。薛洋也跟着愣愣的行了个礼。
如玉石碰撞般悦耳的声音响起:“都平身吧,今日是十弟寿宴,都以十弟为主。十弟,你过来,看看二哥给你带的寿礼。”下人立即将 一匹上等宝马牵来。聂怀桑看着这礼物,蹦跳着说谢谢二哥,欢喜二字早已写在了脸上。太子蓝涣宠溺的看着这个自己一手呵护大的孩子。随即敛了敛神色,转身对敛芳王道:“辛苦八弟了。”敛芳王微笑着行了个礼,说:“这些都是臣弟的侧妃薛氏一手操办的。”成兰听到八爷点到了自己的名字,便拉着薛洋一起走到太子面前行了个礼道:“太子见笑了。”蓝涣只是微微笑了笑,目光便转向薛洋,:“这位是?”敛芳王摇了摇头,似是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是我那不懂事的小舅子,初来几天,便惹了不少事,太子不要在意。”十二世子(只是个打酱油的)恍然大悟一般:”哦——早听说八哥府上来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公子,原来就是他啊,今日一见。果真清新俊逸啊。”(此时,站在不远处的常氏姐弟脸色十分难看。)聂怀桑跑到薛洋面前,一时激动竟有些结巴:“洋,洋洋,你今天真好看!”薛洋得意的说道:“嘿嘿,算你有眼光。”“洋洋,你有没有给我准备礼物啊?”“啧,这么急,不过我早都准备好了,等到月初叫你过来的时候,你跟着她走就好了,知道不?”“嘿嘿,好,好。”聂怀桑一脸傻笑。

本来以为洋洋下线了,正在和金凌泡澡,   没想到来了个乱入的,洋洋还没走。。尴尬

我与洋洋的搞gay记录。。。hiahia
这里魔粉真多。。。

步步惊心

炎热的夏季渐渐淡出。落叶多了起来,风也染上了丝丝凉意,秋意愈来愈浓。而这入秋时节,东越国也迎来了一场盛会——十世子聂怀桑的寿宴。                                聂怀桑本是东越国六大宗族其一(蓝氏,聂氏,常氏,金氏,薛氏,江氏)聂氏的二公子,身份十分显赫,因此过继予蓝氏后,亦交由皇贵妃抚养,更是受百官吹捧,这寿宴说是与日月同庆也不为过。
偏生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十世子把今年寿宴的地方选到了八王爷敛芳王侧王妃薛氏的地儿上。这个中原因也不用多说。
自打薛成兰嫁进八王府里,这四方天地就没像今天这样热闹过。起了个大早的薛洋整理好自己的衣着,扯过月初问道:“哎,我姐姐呢?”月初恭敬地回道:“夫人在膳房里准备食材呢。”   说完便看到薛洋一阵风儿似的跑了出去,也只好放下手中的活儿跟了过去。薛洋刚跨进膳房就看到姐姐忙中带稳,端庄优雅的身影,一时竟有些不忍打扰,姐姐平日里素爱穿白衣,发上也只挽一个简单的发髻,再戴一雕花镂空的簪子,没有半分侧王妃的模样。就是这样的素衣白裳,让薛洋忽地想起在自己原先的世界里,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盲眼道长,每逢过年过节,道长也是这样的忙上忙下,忙中带稳,端庄优雅,眼眶红了些。薛洋使劲吸了吸鼻子,把泪水憋了回去,成兰听见了声音,抬头笑盈盈地说:“成美,你怎么来了?可是现在就饿了?”“没有,我就看看能不能帮上姐姐什么忙,再说,这些交给下人办就好了,姐姐怎么亲自下厨呢?”成兰笑着摇摇头:“成美啊,十爷既然把寿宴办到咱们这里,就是看重我们,我又怎好不亲自操办呢?你若闲的无事,便同我一起置办吧。”“好啊好啊!嘿嘿”
薛洋和姐姐成兰以及王府上的一众下人忙活了一个上午,终于准备好了一切事物。薛洋估量了一下时间,对月初说:“哎,月初,你给我更衣吧,这次我要亲自选选衣服。”“好的,小公子。”
“公子,你看这件衣服怎么样?”“哎呀,这件太素了!”“公子公子,那这一身呢?”“嗨呀,不行,这也太花哨啦~”“那,公子你到底想怎样打扮啊~”“我要衣服帅气,发髻也帅气~”“可,公子你的每一件衣服都很好看啊!”这时,薛洋从堆成山的衣服下拽出了一个大红色的长衫,眨了眨眼睛,嘴角弯弯,道:“这件怎么样?是不是很符合小爷我的气质!”月初一听这话,拿过衣服就开始为薛洋梳理打扮起来。过了半个时辰,便看到铜镜中一个粉雕玉琢的俏公子,身着烈焰红袍,发带金镶玉冠,腰间别一凤彩流苏,当真是意气风发少年郎,骄阳烈火人如玉。薛洋满意地打量了自己一番,转身拿起桌上随时备着的糕点,悠哉悠哉地走到二楼阁拦边,看着空地上的下人们忙忙碌碌的身影,大大咧咧地吃着手中的美味,哪知一抬头便看到八爷敛芳王站在对面的阁拦处微笑的望着他,正想着要不要行个礼,又见到了一位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人——东越国四皇子晓星尘。眼见着晓星尘走到阁拦处和金光瑶两人互相点头行礼,薛洋便想转身逃走,奈何脚底像生根了一样怎么都挪不动。敛芳王行完了礼又看向了薛洋,晓星尘也随着他的目光望去,而薛洋只觉得现在浑身难受,这两道视线截然不同如冰火两重天:一道炽热无比,一道冰冷清寒。薛洋身子微微一颤,随即反应过来赶忙对两尊佛行了礼。本来豪放的吃相也收敛起来,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着糕点,后来索性不吃了,假装看外面的风景,待到对面二人终于进了屋,才缓出一口气儿。心里盘算着怎样在寿宴过后狠狠地坑聂怀桑一把,谁让他非得选到姐姐这儿的,哼╭(╯^╰)╮!

#旅かえる:小洋洋撩人的速度要不要这么快。。。今早小洋洋回来啦,在床上看书明明困得直点头,还在看,可爱*^o^*,想...

小洋洋遇到小朋友啦~开心伐(∩_∩)         各位道友们觉得小螃蟹是谁呢?

#旅かえる:晒蛙日常。。薛洋洋,你在做什么?

#旅かえる  我的蛙,名叫薛洋洋😊😘

步步惊心

    一转眼,在这个东越国敛芳王府里已经待了三个月了,过几天就是东越国十世子聂怀桑的生辰了。薛洋郁闷地坐在自己屋前的石凳上,两眼发直,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抓着石桌上的糕点胡乱往嘴里塞,有一下没一下地嚼着。“唉~~~~”终是长叹一声,薛洋放下了手中的甜点,自言自语道:“这可怎么办,到底给他准备啥礼物啊?想当初,在义城的时候,好像道长和小瞎子都没有庆过生辰,更别说准备礼物了。要不是看在聂怀桑帮我对付常萍的份儿上,我才不会好心给他准备呢,哼[╭(╯^╰)╮]。”                                                               这时,月初走过来说:“少爷,夫人说早膳已经准备好了,要少爷前去用膳。”“啊?哦,好啵。”薛洋刚踏入内堂,抬眼便看到八爷敛芳王,九爷蓝景仪,十爷聂怀桑,十四爷江澄还有姐姐,都在。薛洋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眨了眨眼睛。而这些世子热切的讨论声也在薛洋踏进来时归于宁静。这时,成兰小声说道:“成美,还不快给各位爷请安?”薛洋回过神,有模有样地道:“给各位爷请安。”敛芳王抬了抬手,道:“起吧。”然后转头看向聂怀桑:“十弟啊,你的寿宴为何一定要在成兰这里置办呢?”聂怀桑别扭道:“哎呦,八哥,你就别管了,我的寿辰自是想在哪里置办就在哪里置办的。”语罢,偷偷看了一眼薛洋,瞬间,在场的世子们全都明白了。江澄调笑道:“我说十哥怎么一定要将宴席设在嫂子这里呢,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哎呀,十四弟,你说什么呢!”聂怀桑瞬间涨红了脸,又偷偷撇了撇薛洋。薛洋也有些云里雾里的,干脆不想,趁着他们还在讨论,一屁股坐在姐姐旁边,抄起筷子,西里轰隆一阵狂吃,扫荡了桌上一切带肉的菜和甜点。嗯~所谓蚕食鲸吞也不过如此啦~        吃饱后,薛洋打了个小小的饱嗝,满意的摸了摸肚子。而在一旁的成兰看见自家弟弟的吃相后,那张总是温柔似水的精致面庞上闪现出了一丝.....嫌弃。薛洋吃完后,百无聊赖地在桌上看他们几个谈国家大事,听的昏昏欲睡,一时又想起准备礼物这一说了,顿时困意全无,赶忙拽过姐姐,小声问道:“姐姐,十爷寿辰,我该准备什么礼物啊?”成美笑了笑,说:“礼物不论大小贵贱,只要心意在就好。”薛洋撇了撇嘴,心想:这不等于没说一样吗。唉~还得靠自己啊~。不行,我得赶紧去准备了,不剩几天了。想到这儿,薛洋立刻起身,向众世子们行了个礼,便匆匆而去。                                                                                     回到自己的庭院里,扯了月初过来一起想,薛洋则努力回想在义城逛花灯节时的情景,突然灵光一现:好像看到过一些样式繁杂的花灯下悬挂着的一长串纸鹤,叫什么来着?还特意问过道长,跟道长学过怎么折呢,啊~想起来了,叫千纸鹤。                                                           “有了,我们就折千纸鹤!!!”“哎?少爷,这千纸鹤是什么东西啊?”“额.....哎呀,你就别管了,跟着我学就行啦~”“哦,好啵。”    薛洋心里美滋滋的,一边折,一边想: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啦~还是小爷我脑袋好使。这下又可以让聂怀桑给我买糖啦~开心~\(≧▽≦)/~这样想着,手下的动作又快了几分。